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热门小说阅读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_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免费小说在线看

热门小说阅读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_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免费小说在线看

现代言情
2023年11月20日 14:33:06
谢过春山 云溪 盛昀裴 现代言情
赵心从
现代言情《谢过春山》,现已完结,主要人物是云溪盛昀裴,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“赵心从”,非常的有看点,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【末世妖怪设定前世今生异能克苏鲁全球污染读档失忆】不要被小清新的封面蛊惑。能源濒临枯竭,妖物横行世间。千禧...

热门小说阅读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_谢过春山(云溪盛昀裴)免费小说在线看

夜晚风大又冷,云溪山谷的风更是如同刀片一样,吹在脸上剜心地痛。

若云溪是人类,怕是也受不住这山间的寒风。

她收起伞,旗袍被风吹开,湿漉漉的草肆意地从她小腿上刮过去,云溪将脸上的碎发撩开,看着藏匿在黑暗中的危险,她低声对自己说:“别怕。”

她将伞收起放在一旁的小石墩上,她裹紧披肩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人类,每往前走一步,她就能感觉到危险更大。

直到最后停住脚步,她看到一个身上带血的男人躺在地上,即使这样,心里的不安也没有消散。

“醒醒。”

云溪晃了晃他的身体,黑夜里,她看不清这个人受了怎样的伤,但她想,这么晃他还不醒,那他肯定是受了很严重的伤。

云溪将手放在他鼻子下面探了探,还有呼吸,没死。

她摸了一下他受伤的地方,很平坦,摸不出来任何抓伤……

就在她意识到这个人是假装受伤的之后,她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过去,之前昏迷的那个男人突然苏醒,有力的手猛地将她扯过去,紧接着云溪被他狠狠禁锢在怀里,动弹不得。

四周逐渐传来声响,手电筒的亮光也越来越近,越来越多。

“安稳点。”盛昀裴在她身后说。

云溪还想挣扎着,但这些人类过多的行动已经严重打扰在云溪山栖息的小妖了,而那些小妖能力越强,云溪的能力就越低。

现在的云溪就快像个普通人一样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“你骗我,你利用我的善意。”云溪平静地责备他。

盛昀裴说:“我不利用你的善意,又怎么能把你引过来呢。”

他继续扣着云溪的脖子,将她从地上拉起。

“你身上怎么没有妖气?”

云溪轻笑一声:“你以为我是妖?”

盛昀裴低头去看她:“难道不是?”

说着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一点,云溪原本白皙的脖子上已经有了几道浅浅的红痕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语气过于坚定,盛昀裴都有些动摇了,手稍稍松了一点,云溪趁此喘了口气,她看向前面朝她走来的几人,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。

“是不是妖,等我们检测过后就知道了。”盛昀裴松开她的脖子,将她两手扣在身后,像押嫌犯一样把她待到那些人面前。

云溪被推着,趔趔趄趄地往前走,在这几步间,她将自己全身所有的妖力和妖气全都灌输到藏在地下的小妖身上,在站到那个检测员面前的那一刻,她就和人类一样了。

检测员上下打量着她,对盛昀裴说:“回实验室测吧。”

没有了妖力的支撑,云溪根本受不住这谷间的寒风,不多时她就冻得说不出来话了。

盛昀裴还押着她,感受她逐渐变冷后,便立马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。

云溪晃了神,等到看到黑色的风衣外套后才抽了抽鼻子说:“谢谢。”

“大晚上的在山上,你就穿旗袍?”盛昀裴看了眼她光裸的小腿。

云溪拽着衣角:“刚从家里出来不是很冷。”

“家?这附近没有房子,你说的家是什么家。”

云溪深吸一口气,鼻尖被冷风吹得酸涩,眼角也因为连锁的反应而变得殷红,看起来有些委屈巴巴的,但她说话时的语气也一点也不颤抖。

“这山里有一间山庄,那个山庄就是我的家。”云溪神情严肃,“只是你们从来没有发现,并不是它之前不存在。”

盛昀裴说:“那那间山庄建得够隐蔽的。”

他说这话时语调微微上扬,有点儿讽刺的意味。

实验室开了空调,暖气足,云溪将身上的外套还给他,盛昀裴接过外套后就随手朝椅子上一放,跟着她进了检测室。

他亲眼看着云溪抽血化验,两人坐在空荡的休息室,就像坐在警局的审讯室中,气氛紧张。

云溪低着头,她只祈祷无惑和班玉能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照顾好那些受伤的小妖。

“结果出来了,你,”检测员指了一下云溪,“跟我过来一趟。”

云溪安静地跟在他身后,检测员关上门后说:“你家住哪里?”

“云溪山山腰处的谢春山庄。”

“哦,你家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检测员记录的手顿了一下,但很快他就推开另一扇门:“进去吧。”

云溪进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,刚刚带她过来的那个人没有跟过来。

这是一件密室,白炽灯照着中央的圆桌,圆桌上放着个本子和一支笔。

“坐吧。”

云溪和检测员面对面坐着,对方盯着她看了几秒:“你的各项数据都没有问题,但是,我们不能根据这个就排除你是妖怪的嫌疑,我们来做个测试。”

检测员摊开那个本子:“你说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,那么,你的父母在哪里?”

云溪沉默片刻,调整了一下情绪:“他们已经去世了。”

“被葬在哪里?”检测员说。

云溪:“被葬在谢春山庄旁边的那颗大树下。”

检测员拿出手机说:“现在,我会打电话给外派人员,告诉他们你父母的坟墓在哪里,他们会立刻去证实你是不是在说谎。”

云溪静静地看着他,酝酿情绪,几秒后,一滴晶莹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,她哽咽地说:“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,是母亲安葬的他,之后我长大了,母亲因为过度劳累去世,我就把她安葬在父亲身边,我希望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。”

检测员惊愕地看着她眼角的那滴泪,刚震惊于她能流泪,但很快,云溪就泪如雨下,她抹着眼泪,眼皮已经有些肿了。

“我们不会去证实的…你不要哭了…”检测员有些慌乱,他也没安慰过人,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他把云溪带出去后,云溪还在哭,她低着头,旁人只能看见她颤抖的肩膀,所以往这边看的人无不是震惊的。

检测员没办法,他只好把人带到盛昀裴那边,可刚一走过去,就听见盛昀裴有些恼怒地说:“人还没找到吗?”

检测员被吓得不敢再靠近了。

他只能站得远远地说:“盛…盛哥,她,她哭了。”

盛昀裴的手机还在通话中,他转过头,看到云溪哭,心里有些烦躁,他说:“拿纸巾擦擦吧。”

云溪被扶到一旁,检测员从其他桌上找到一整包纸给她:“你先待在这,我还有事。”

说完,检测员就跑没影了。

云溪抽了两张纸擦了擦眼泪,一旁来了人说:“你这眼泪还真是想流就流啊。”

她闻声一抬头就对上盛昀裴那双近乎疏离的眼神,云溪平淡道:“你的人要刨我父母的坟。”

盛昀裴轻笑道:“吓唬你的,还真信了。”

云溪偏过头,生闷气一样地不理他。

盛昀裴靠在沙发扶手上,兜里的手机震了震,他接通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云溪,对面的人说:“那个女人描述的地方确实有两座坟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还有,我们在河边找到了周让的手环。”

河边。手环。

盛昀裴联想到什么,他闭上眼:“继续搜索。”

“你们的人遇到危险了?”云溪问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撒谎,”云溪看着他,“你刚刚的表情分明是担心。”

盛昀裴坦然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?”

云溪哑口无言。

气氛又凝住了,盛昀裴继续像审视犯人一样看着她。

云溪身上沾了水,现在虽然有暖气但还是有些瑟瑟发抖,她抓住手臂的手有些发抖,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,甚至额角的碎发都被打湿粘在她脸上了,她嘴微张呼着气,看起来很冷。

“你很冷?”盛昀裴突然开口,他抬头看了一眼,空调是开着的。

“嗯。”云溪声线有些颤抖。

盛昀裴去要了一条厚毯子,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云溪已经脸色惨白,抱着手臂坐在那一动不动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盛昀裴走过去,本想握住她的手捂一捂,但手才伸过去就又收回了。

“把毯子盖上。”他将毯子递给她,但云溪的手已经抖到接不住毯子了,盛昀裴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,于心不忍,就主动将毛毯盖到她身上。

拇指蹭过她发梢的时候感受到一点湿润,便问:“头发怎么湿了?”

云溪拉紧毯子:“之前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,沾了点水汽。”

盛昀裴轻轻撩了一下她的发尾,问:“要不要把头发吹干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云溪咬了咬下唇,如果再没有妖力支撑,恐怕她就要生一场大病。

盛昀裴低头去看她: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云溪头很痛,她摇了摇头,但盛昀裴直接将手贴到她的额头上,云溪感受到触碰后就闭上了眼,迷糊中听见他说:“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药给你。”

她头一歪靠在沙发上晕过去了。

恶心,疼痛,冰冷…这些感觉占据着她的身体,云溪从来没想过失去妖力的她会是这样一副狼狈的样子。

现在待在全部都是人类的地方,她就像砧板上的鱼一样任人宰割。

身体的冰冷难以忽视,云溪下意识地呢喃:“好冷……”

盛昀裴看着面色惨白的她,问一旁的医生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医生取下温度计:“高烧,估计再烧一点脑子就烧坏了,不过能治,挂几天水,再吃一点药就好,但是注意这几天不要再着凉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诶,她是你同事啊?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?”

盛昀裴顿了一顿,斟酌一会儿后说:“新来的同事。”

“哦,怪不得没见过呢。”医生取出药瓶挂上,又帮她插了针,收拾好东西后说:“我就先走了,你照顾好她。”

盛昀裴去送了他,回来的时候云溪已经醒了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云溪窝在沙发的一角,厚重的毛毯将她全身盖住只露出脑袋,她看向盛昀裴的眼神里几分委屈,几分单纯。
小说《谢过春山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